fxlb1

感​动​,​缘​于​他​们​给​我​们​一​个​时​代

以互联网为平台,以全国各省志愿者为主体,对1931年——1945年抗日战争中幸存至今且生活困难的抗战老兵给予人文关爱和经济救助。

肖宇文

新发现抗战老兵湖南肖宇交

肖宇文

姓名:肖宇交
所在地:双峰县永丰镇
出生年月:1929年11月
原部队番号:原国民党51师直属骑兵连便衣(情报)队

现状:三个儿子,都是农民,大儿子有经神病,本人仅每月八十元老龄补助,行动不便,体弱多病。

走访志愿者:龚向阳、龚闯

抗战经历:我娘是个瞎子,我在走日本兵那年的阴历五月(1944年6月),我牵着娘在石牛常汉讨米时被日本人掳走,被虏地点为关口(现双峰县石牛乡五一村)。当初老百姓向山区躲避,结果碰上日寇行军衡阳,驻扎在花塘(今永丰镇光彩村)。我被日寇掳到衡阳市附近小地名叫茶沅冲的地方,当时被掳的同伴,有灯芯冲(现永丰镇五四村)一个已忘记姓名的人,还有湘乡面馆的一个人,也忘记姓名了。

在被掳后三个月又七天,我和湘乡的人逃走,1944年9月逃到衡阳附近的沙桥,后被国民党51师152团抓到,当时说我们是汉奸,到了师部有个人认识我,他是杨梅子排上的(现永丰镇颜家村)。我说了被掳的经过,他们看我在被掳的三个多月中,学了一些简单的日语,加上年纪又小,就把我留下。当时在衡阳打败了,
几天后,师部要我们二十来个被日军掳过又逃走出来的的人去骑兵连去打游击,两人共发一个手榴弹和一支短枪,我是一支美国短抢。因为熟悉日本人的情况,我们组成便衣情报组开路,情报组长为王明宗,祁阳人。情报组负责侦察敌情上报并带路作战。我们连号称骑兵连,其实是步兵,有一百多人,只有三四匹马,供连部长官们骑,一个班有一挺机枪,正付班长有美国冲锋枪,士兵是中正式步枪。
训练几天后,骑兵连从桃花坪出发,向金鸡寺(音,又名金称寺)、电线(音)、东安前进,在东安住了两三个月,平均四五天跟日军人打一仗,打了就走。后又到零陵,我们便衣组住在一条老街,有很多商铺,好热闹,连部住在街对面的山里。我们便衣组侦察到离街上八里外的零陵铁路站有上千日军。
有一天晚上,当地的维特会长带了两百多日军,天亮时与连部交火,我们往山里退。连长命令我与八班长去冲锋,给全连开路。在一片山茶地,我发现日军上来了,报告班长,班长令机枪手开火,但机枪打不响,班长和副班长就操起冲锋枪扫射,班长牺牲,连长命令全连八条冲锋枪一齐开火,把日军打退,一直打到天黑。冲锋中我方牺牲了六个班长和两名士兵。连长命令连夜开到陈家村,逃离日军包围。日军伤亡四五十人,因吃了败仗,日军把阵地附近的村烧了。
后又退到东安,驻扎在零陵洪金堂公(音),在这驻扎了一年多,经常骚扰日军,夜里出击,白天睡觉,经常每次俘获三五名日军。这中间,日本投降了。
1945年9月,51师在零陵具体的任务是剿匪,当时土匪抢劫日军败退时的物质。我随队参加剿匪一年多,有一天,缴获土匪八十多担盐、桂皮等药材,还有布匹、白纸。
后来师部成立司号队,分三个班,有二百多个铜号,系着红布带,天天练习吹各种号,我没读书,不识谱,加上想到父母无人照顾,在1946年11月回家,家里都以为我被打死了。
1949年解放初期,我在南岸乡乡政府当通讯员直到1952年。在此期间,我参与的工作,有与政委谢光耀,破掉了荷塘的反革命组织,组织头目李海棠案,破案后,我还受到了乡镇府领导夸奖。
在1954年我参加合作化运动组织,任作业组长,生产队长有20多年。

补充:师部退到桃花坪,师长姓周。师部一直在桃花坪,师长姓周,名字不记得了。抗战胜利后,整个师开往江西。所在骑兵连八九十人,三四匹马,连长姓李。司号队成立时,师部在桃花坪,全队四十来人,四十多支号。

走访志愿者:龚向阳、龚闯
走访时间:2017
71

审核意见:所述虽有部分错误,但基本符合军史,细节部分可信度高,确认抗战老兵身份,向老兵致敬!

新发现抗战老兵重庆夏昌林

0b05391bd7d3ec0c45075bec1220283d

 

姓名:夏昌林

出生年月:1927年旧历三月十六

所在地:重庆

原部队番号:二〇二师

现状:我现在有三个儿子,老大要满60了。我回来解放后52年才结婚的,没得收入,种庄稼。我现在一个月有个105,有个50。

抗战经历:原来家里是贫农,很穷,小时候没读过书。42年还是43年,我吃16岁的饭,6月间打谷子的时候入伍,是刘长生(音译)把我带起去的,我是被抓去的,到鸡公槽(音译),在江津,几千人。张之科是那儿的团长,番号好像是二〇二师,不记得叫什么团了,我是输送东西、喂马的,部队后来搬到綦江城里,输送炮弹、粮食什么的,一人管一匹马,在海棠西(音译)送到上面去,那时日本还没投降,除了张之科(音译)以外,其他当官的都搞忘了。送东西前去,前方在打仗,日本还没投降,送去了又回来。我们一个团有三千多人,我没见过蒋介石。那个师长来过,我见过,想不起名字,他开会说话我听不太懂,个子高大。部队里也有不少北方人,各个省都有。日本人投降,我们去了武汉,46年我从武汉回来,走路回来的。去武汉是从綦江走路去的,没得车,不记得走了多久,从武汉回来是下半年了,打完鬼子之后,很多地方记不得了。那时没有什么手续,有个领章、臂章、帽花等。57年我又去当兵,那时是肖力(音译)当县长,后来又分别辗转于璧山、成都、雅安等地方,抗美援朝时我没去,就回来了。

审核组意见:部队番号202师回忆正确,驻地仁沱镇鸡公槽符合史实,606团团长张止戈回忆清楚,确认抗战老兵身份,向老兵致敬

www.laobingfund.org-b979a6b3edc66b2379d736170c4d65a9

新发现抗战老兵永康胡文火

b979a6b3edc66b2379d736170c4d65a9

姓名:胡文火

所在地:永康市像朱镇人

出生年月:1918年

原部队番号:25军13师3团

现状:在老家大山里种地务农。

抗战经历:1944年农历四月的赶集路上就被乡公所的人抓了壮丁。按照当时的规定,一户有兄弟两个的,必须要出一个人去参军。胡文火有个哥哥,因为他更年轻,就抓走了他。一起被抓走的,枫岭脚村有2人,雅吕村有2人。乡公所的人用绳子把他们四人捆住后,就押到了永康城里。在城里给他们松了绑,休息一夜后,征兵的就带他们一起步行前往丽水。

走了两天到了丽水。全省各地抓来的200多名壮丁都已经汇集在这里,等国民革命军二十五军的整编接收。胡文火因为读过书,就成为了二十五军第十三师三团迫击炮连一排的一名战士。他领到了军装,配备了一把步枪,还发到一个毛竹碗,挂在腰间,行军途中除了吃饭,还可以盛水喝。部队经过福建蒲城等地在江西南城县新丰镇驻扎训练。每天只吃两顿饭以糙米为主,还吃不饱。当时连队里识字的人不多,胡文火写了一手好字,连队里一些抄抄写写事落在他的头上。连长朱耀祥。1945年初,胡文火所在连队参加江西泰和县城保卫战。在离泰和几公里外的山上,架设迫击炮,配合正面部队的防守。前面失守后又连夜撤离了阵地。8月份,在一次实弹训练中。胡文火炮的后挫力击伤了右脚,当时被掀掉了一块肉,血流如注。在医院里养了一个月的伤,日本鬼子就投降了。部队要换防,胡文火的脚伤没有完全好,不能行军打仗。部队同意他先出院回永康休养。历时一个月,独自一步一拐地走回到了永康。

补充:1.一直在25军,没有到过别的部队。2.抗战胜利的时候在医院没有在部队,是在江西赣州附近的一兵站医院。  记不到长官姓名

1918年,出生在象珠镇枫岭脚村,小时候因家境贫困,到了12岁才去附近的连枝学校读书。高小毕业他成绩优异,已经达到了中学分数线,但还是因为家里太穷,放弃学业回家务农。1942年,日本占永康三十里坑。象珠镇一带,胡文火25岁应附近椒坑小学邀去教书。因学校入不敷出离开学校,回家务农。

审核意见:所述部队番号、作战地域符合史实,确认抗战老兵身份,向老兵致敬!

aae4bbee721b594cbbc64b5010827dbe

新发现抗战老兵江西桂早生

aae4bbee721b594cbbc64b5010827dbe

姓名:桂早生

出生年月:1924年6月14日

籍贯:江西鹰潭

所在地:江西鹰潭市

原部队番号:国民革命军28军第80师特务营第三连上等通信兵

现状:有老伴,没有生活在一起,因为是眼瞎了,跟了小儿子。共有5儿2女,现健在2儿2女,另外3个儿子都在40几岁过世。行动能力尚可,记忆还好,生活自理,儿子和儿媳也会经常过来照顾,自住破旧老屋,因为老兵自己不愿搬去和儿子住。

走访志愿者:朱建军、王慧玲

抗战经历:民国30年(1941年),当时17岁,被抽壮丁参军,当时安仁县同去的有,小水吴家组吴樟法,树桥潘家潘山德,王里官头上官开,同村人桂家茂,还其他人一起大约200人。由预备第9师接兵团带走。

步行2个星期到达福州,编入80师新兵大队,在新兵大队接受基本军事训练,无持枪操作,都是基本队列训练,训练3个月,被分到80师238团机枪连一排一班,连长王金发,浙江杭州人,排长吴志发,四川人,班长陈新发,上饶人,自己的连队驻守福州南河里(音),老兵描述新兵连训练没有武器,分下作战班级后,自己的班有一挺马克沁重机枪,三人扛,其他人扛子弹,在驻防阵地,自己的班挖有一个大坑,在里面架设机枪,班里每个人都要学会机枪使用,班里除机枪无任何轻武器,仅有一步兵持中五步枪为他们班警戒,马克沁重机枪一次可连发250颗子弹,一百颗子弹有6斤4两。

老兵描述在福州的大屏山和日军作战,击溃日军,追击时猫着腰快速跑动,老兵自己在现场示范动作,打死许多日军,还抓了日军俘虏。日军俘虏当场被杀掉,因是和步兵连配合作战,知道步兵连所使用的武器,一个步兵班一挺轻机枪,一个掷弹筒,使用中正步枪还有38步枪。

还有个于山,在于山上有座大庙,那时庙里有个七八十岁的和尚,那个庙也是省政府的办公地点。

抗战胜利后,从福建江山步行军到上海接受日军投降,接收日军战马,马匹,后驻守在杭州,在杭州守桥驻防。

老兵后调入28军军部特务营第二连上等通信兵,当班长,可以和飞行员对话,引导飞机轰炸日军(老兵自述,时间上可能有偏差),给飞行员指示出自己部队的位置,防误炸。在自己阵地拉起一块大白布,给飞行员指出自己部队位置,给飞行员口令是:“辛克,辛克。##,##”(没听清楚)

内战期间,在江苏和共军经常作战,后战败于九江,于民国38年由九江回家。

老兵知道自己所属第三战区,战区总司令是顾祝同。顾祝同是连溪人(音译),顾祝同在上饶,知道自己师长是李良荣。

审核组意见:老兵抗战时期部队番号应为70军80师,该师45年9月改属28军番号基本准确,部队结构属实,驻防及作战地域符合史实,另有抗战官兵证明书作为直接证据,确认抗战老兵身份,向老兵致敬!

aefc7813f7e21e7fddbf8409fb3a8453

新发现抗战老兵重庆巫树清

aefc7813f7e21e7fddbf8409fb3a8453

姓名:巫树清

出生年月:1924年3月18日

所在地:重庆市

原部队番号:45团6连的防空高射炮部队

现状:我前后大约共当了八年兵,回到老家璧山以后与我现在的老伴张德容结婚后一直在农村务农。回到璧山我们育有3儿2女,现住在璧山城北,农村的田土被政府征用后补贴了我们一笔钱,每月有100多元钱的高龄补助,我们现在几个儿子处轮流生活,儿媳妇都还孝顺。

抗战经历:日本飞机轰炸重庆炸得正猛烈的时候,我当时在重庆江北的水福宫学编布,大约民国二十八年3月25日遇到半夜清户口,我18岁没满就被抓壮丁入伍,编在45团6连的防空高射炮部队,穿的土黄色军装,我们连有100多个人,21个人一个班。我们的高射炮若是击中了来侵犯的日军飞机,上面还有奖励。我在部队上负责守护高射炮的发电机,发高射炮需要用电来指挥。我们连有4门炮,一发出去就是四门炮弹,高射炮有一人多高,口径有七公分,又叫七五高射炮;我们在陈家湾的驻地被日本飞机炸毁后就搬到石马河驻防,我们部队的待遇要比普通的部队好些,我们那时当兵吃的饱穿得暖,我在部队上耍得好的战友有个名叫刘福龙,是合川坚山子人,他当时跟我一样都是上士班长。后来云南的某个飞机场受日军信号的干扰,导致我军自己的飞机降不下来,上面就安排我们部队到云南去支援那边的飞机场,日本飞机炸桂林,我们也去过广西桂林,部队在云南的张液时,我跟连长张张请假,说我家里妹妹年幼,父母年纪大了没有人照顾,现在日本人也投降了,我要请假回老家。连长张张是永川人,跟我关系比较好就准了我的假,叫人跟我算帐后发给我二十几元钱军饷作盘缠回老家。

审核组意见:炮兵45团番号正确,一连4门炮配属准确,石马河炮兵阵地位置符合史实,75高炮结构回忆正确,确认抗战老兵身份,向老兵致敬

a95d89a9a375b1958839f4a1238b8177

新发现抗战老兵金华何庆善

a95d89a9a375b1958839f4a1238b8177

姓名:何庆善

出生年月:1918年出生

所在地:金华市武义县

原部队番号:128师384旅768团3营9连2排5班

抗战经历:1937年夏被抓丁,先是在在义乌进行新兵训练,后来徒步走到奉化后被补充进128师步枪连,连长姓石(湖南来风人)。驻守浙江,部队在嘉善与日军激战,到的时候前面已经差不多打完了,就跟着部队撤下来休整。部队长官记得名字的就只有刘建绪。到了部队大约几个月后,部队开拔后到鄱阳湖一带抗日,有时候坐车有时候走路,从金华到衢县一路过去。后来因为我在连里表现比较好,就到班里任正副班长一职,担任轻机枪手。在江西的时候,前面打了败仗,很多人当了逃兵,我们团逃的人比较少。人员不齐后调到后方休整,调编。1938年因身体有疾病问题,由排长批准回家。

审核组意见:
所述虽简,但部队番号、人员构成、驻防及作战地域、战况符合史实,确认抗战老兵身份,向老兵致敬!

新发现抗战老兵金华邵芝薇

 

姓名:邵芝薇

出生年月:1918年出生

所在地:金华孝顺镇人   目前住在武义县新塘

原部队番号:国军第三战区开化第24兵站看护兵

现状:1949年跟丈夫一起参加了解放军。1975年退休,离休职工待遇

抗战经历:25-26岁的时候因为包办婚姻逃婚,与妹妹的同学(时19岁)跑出家去投靠朋友,到了衢州开化的24兵站,刚好兵站医院的院长是原来自己父亲的学生,于是让我补缺进入了医院当了一名看护兵,平时负责抄抄写写,给伤员换药,接待入院登记等工作,并在医院与丈夫认识,在医院待了两年以后,抗战胜利,随兵站到江西婺源的66兵站,我就离开了,因为我丈夫是医院的军官,并且抗战胜利了我就回家当了全职太太。

审核组意见:以档案为证,确认抗战老兵身份,向老兵致敬!

dd88ca06591348a48b663479f7306e68

图片1

新发现抗战老兵广西彭国昌

图片1

    名:彭国昌

出生年月:1923年5月

所在地:广西宾阳县

原部队番号:新38师炮十二团通信连通信排

走访核实:关爱抗战老兵南宁志愿者团队,谭彬等4位志愿者

抗战经历:大约是19岁的时候,我离开新婚的妻子跟同村的人一起到出去做生意,想做点小生意养家。很不幸在贵州时生意亏本了,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

当时也有不知是从那儿来的国民革命军的部队到了我们那里,他们走到那里脚都走烂了。他们会每到一处会在当地找一些挑夫帮挑行李,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如果挑夫是18-40岁左右的男壮丁他们就会问愿不愿意当兵,如果愿意的就可以留下来当兵,如果年龄大的,他们就会给几毛钱让他们回去。然后,他们又会在新的地方找新的挑夫,又继续向前走。

大概在1944年,我到贵州盘县去赶圩,碰到在那里的国民革命军的军人,他们看到我们就叫我们过去。我也不知道那个是个什么长官,他态度还是很和蔼地问我愿不愿意当兵,我当时想当兵可以吃饱饭,那就去当兵也好,所以,我就同意跟部队走,是我自己愿意去当兵的,并不是被强抓去当壮丁的。

我跟着部队从盘县一直走路到昆明,在昆明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看到有飞机已经在那等候了。一架飞机坐120人,约一个连的人,马有40匹。那时我以为这一生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家了,不知道飞机要拉我们去哪了。飞机大概飞了几个钟头,就到印度了。坐飞机时,升空时没什么感觉,要降落时很害怕,我就用手紧紧的抓住椅子。

到印度后,分配时按识字和不识字的分别编小组,不识字的去做炮手,识字的不用当炮手。那天那个长官见我写字还可以,就没有把我编去当炮手,我就不用辛苦了。那些不识字的要做炮手,很辛苦,炮好重的,他们也说羡慕我太舒服了。把我排入了新38师炮十二团通信连通信排,但因为我文化程度低,不认识英文,不能发报,只能传话。有时会让我背发报机,发报机约三十公分大,像个小孩子的书包。

我在部队里穿的是美国卡叽布的军装,配皮靴,用的腰带有三个手指头粗,部队的伙食很好,一天三餐正常供应,有时吃不完的,还会倒掉。每天六七点钟起床学习,晚上八点左右休息。平时哪都去不了,就在营地学习,主要学无线电,轻机枪(约20斤重,子弹像拇指头一样大),机关枪。一个班配有四门大炮,要一个班的人去学习。

我是无线电话兵,那时都是美式装备,很先进的,我背个很像书包的电话机,带耳塞。如果是在实战中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去摸敌情的,指挥战斗的。比如我们去摸敌情,见敌人翻山过来我们喊打,战斗兵就会开火,如果我们不喊打,他们就不会开火,是这样的。

刚去那时以为自己永远都没有机会回家了,很想家,去久了也就习惯了。

那时,我在部队并不辛苦,我只是背那个像书包的电话机,对着对讲机喊话。我那时都是和讲白话的白话佬住在一起,刚去的时候我瘦瘦的,因为在部队伙食很好,最好是我们,每天饭菜都吃不完,菜还特别多,特别优待我们。我们是吃美国粮,伙食好,所以,抗战胜利回到家乡的时候村里的人都说我吃得胖胖的回来了。

在部队一个月的军饷是6.5元,一个月一个月发的,没有克扣军饷的现象。那时部队的长官对我们也挺好挺和气的,大家都一样的看待。那时的军装,军官的衣服有四个口袋,我们士兵的才两个口袋。我们士兵也发大皮带,皮鞋和长官一样,抗战胜利回家乡时我就是穿皮鞋回来的,当时觉得还挺神气的。

在印度训练了大约一年后,到了1945年,我们就从印度回国了。那个时候我们中国只剩四川,贵州,云南三个省。我们训练完回来就是要回来救国的,我们的团是炮12团。炮兵指挥官是彭孟尔,其他的都不怎么记得了,时间太长久了。

回国的时候我们都很开心的,年青,也没有见过真正的战场,所以,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怕。只知道自己终于可以回到祖国了,消灭了日本人我们就可以光荣回家了。

开会动员时,长官说我们这些人都不会死,我们现在有飞机大炮,有它们保护我们,我们一定能胜利。回来的时候,我们坐汽车,一连人24部汽车,一团人一共有218部汽车,后面两部吊车,有一部十字医疗车,伤了就抬上车救治。我们是坐卡车回到贵州,一共有42部车,军官坐了两部小车,战士们就坐卡车,在卡车车厢里灰尘很大,脸黑得都看不清样子了。在回贵州的过程中,不断地有人上车下车。不记得总共坐了几天的车才到贵州的,反正是吃了就走,日夜都在赶路。

我们回国后不久就传来日本人投降的消息。本来我们计划要一个一个地消灭他们,我们从这边回来,他们(另一部队)从华北抄到福建下广东,计划都要消灭他们,但没有等到这一天,日本人无条件投降了。

补充:由于彭爷爷年事已高,70多年前的事情很多都不记得了。彭爷爷说自己是1942年在盘县参军的,步行到昆明坐飞机出缅甸过印度,指挥官叫彭孟及,炮12团团长是谁不记得了,好像是个广东人。自己是通讯兵,炮的型号和最大射程也不记得了,但记得炮是很大的,要两个轮子的拉才行,每天饭菜吃不完,有杀头牛,有罐头,只记得这些。

现状:患有多种疾病,因严重白内障几近失明,老伴去世多年,儿女均务农。

审核组意见:辛苦志愿者,从老兵两次口述综合来看:

1.炮12团番号正确

2.出国方式及回国路径基本正确

3.中国战区陆军炮兵指挥官彭孟缉姓名回忆正确

4.炮12团团长侯志磐籍贯广东回忆正确

虽然细节大部缺失,但部分细节还算清楚,对装备及武器的描述虽不准确,也勉强可以接受,伙食回忆也基本符合,鉴于老兵年纪较大,记忆模糊,综合以上回忆确认抗战老兵身份,向老兵致敬!

5d5e4467fe04c44d9225fb923961af5d 15d1980200ece9032d9e6851424bdc86 e6b67daae58d9bf636fe3bf4e70e0222

0b05391bd7d3ec0c45075bec1220283d

新发现抗战老兵重庆夏昌林

0b05391bd7d3ec0c45075bec1220283d

 

姓名:夏昌林

出生年月:1927年旧历三月十六

所在地:重庆

原部队番号:二〇二师

现状:我现在有三个儿子,老大要满60了。我回来解放后52年才结婚的,没得收入,种庄稼。我现在一个月有个105,有个50。

 

抗战经历:原来家里是贫农,很穷,小时候没读过书。42年还是43年,我吃16岁的饭,6月间打谷子的时候入伍,是刘长生(音译)把我带起去的,我是被抓去的,到鸡公槽(音译),在江津,几千人。张之科是那儿的团长,番号好像是二〇二师,不记得叫什么团了,我是输送东西、喂马的,部队后来搬到綦江城里,输送炮弹、粮食什么的,一人管一匹马,在海棠西(音译)送到上面去,那时日本还没投降,除了张之科(音译)以外,其他当官的都搞忘了。送东西前去,前方在打仗,日本还没投降,送去了又回来。我们一个团有三千多人,我没见过蒋介石。那个师长来过,我见过,想不起名字,他开会说话我听不太懂,个子高大。部队里也有不少北方人,各个省都有。日本人投降,我们去了武汉,46年我从武汉回来,走路回来的。去武汉是从綦江走路去的,没得车,不记得走了多久,从武汉回来是下半年了,打完鬼子之后,很多地方记不得了。那时没有什么手续,有个领章、臂章、帽花等。57年我又去当兵,那时是肖力(音译)当县长,后来又分别辗转于璧山、成都、雅安等地方,抗美援朝时我没去,就回来了。

审核意见:部队番号202师回忆正确,驻地仁沱镇鸡公槽符合史实,606团团长张止戈回忆清楚,确认抗战老兵身份,向老兵致敬

 

26db12e914be2060fda81b0d41ea2284

新发现抗战老兵广西农启辉

26db12e914be2060fda81b0d41ea2284

姓名:农启辉

出生年月:1915年7月10日

所在地:广西大新县

原部队番号:国军48军特务营

长官姓名:军长苏祖馨、张义纯

部队职务:士兵

现状:当兵回来后就结婚,一年后生了大儿子,共育有一男二女。现在家里的房子都是儿孙出去打工回来才建的。

走访志愿者:黄钟慧、罗红波、于红朝、许梅芳

走访时间:2015年03月27日

抗战经历:我是民国26年去当兵,民国36年回来,也就是1937年去的,头尾10年,当兵的时候22岁,回来32岁了,那时候是安排民兵集中,年轻人都要参加,抽签选人,第一批要多少人第二批要多少人,要十几二十名。谁不想去的,就把这家人的门锁起来,不给出来,当时我被抽中了,一开始死活不去,家门也被锁起来,我就想,不开门怎么吃饭,反正家里都苦,去就去了,然后捡衣服就去了。去了就穿发的衣服了,带去的衣服也没得穿,马上上县城,那时去是叫做补充团,去到梧州,出发到广州,什么训练都没教,我由补充团分配到特务营,他说现在的人逃跑多了,人员不够,人员都很快被分配完了。后来调了欧寿年(音)当军长,才三个月又调走了,后来调来了安徽的张毓晨(音)当军长。后来成立一支团,然后才要广西人去当班长当连长,谁有枪支的都安排下去,那时十几二十人,那时打仗怕死人跑多了,有的人熬来熬去人都瘦完了,去留医也死掉部分,行军经常几天浑身湿淋淋的,长期如此,身体变弱了。那些战死和病死的尸骨停战了以后又去挖出来,有的人尸骨还没完全烂完,也要剪掉衣服取骨埋葬,三百多人做一个坟冢,那时埋的尸体地点都是记得的,所在部队负责采集,资金是中央支付,你报出他就按数支付。那时候埋都是一排一排的,写上名字,都记得的,有的一年有的两三年都有,几百个人的尸骨做成一个坟冢,做个墓碑,叫…公,在安徽埋,广西的兵居多,安徽兵也有将近一半都是安徽的军长招进来的。

当时吃的菜是野菜,有米饭,没有肉,油是花生油,人都躲起来了,街上都没有人,都躲到农村。当时行进都是火车,在广州市拉到汉口,然后再去到安微。

领导有的对兵好,有的对兵好,出操的时候排队立正,连长看见立正的时候有的人不立正敬礼,他就踩了那个没立正敬礼的兵一脚。跑步的时候那个兵没有跑,说:报告连长,你踩得我的脚疼了,我走不得。然后连长说:你问他们一下,你这样做有没有礼节?然后这个兵说不出话来,然后腿好也说没好,后来这个兵被退回老家了。连长是在南京来的,黄埔军校出来的,他很注重礼节,这个兵没向他敬礼,他很生气,就踩了那个兵一脚。

那时,有的兵走不了,我有力气能扛三只枪,老班长说,你有力气,你扛枪,走路的时候脚步轻一点,快了累,老排长也这么说,然后给他扛了三支枪。

我在军部特务营第二连,,然后走北齐州南齐州潮州县,然后到安徽同城舒城合肥县,庐江县,在黄梅、广志(音)两地打仗,当时晚上下雨打仗衣服全湿透,后来退到英山县在那里洗澡,罗田县、再过立煌县、霍山县(音),总司令;廖磊(音),然后跟随李品仙(什么市长,调到安徽去做总司令),48军军长张毓晨(音)在安徽合肥县,民国27年足足打了一年,县长是从广西派过去。白天、晚上都有仗打,天黑的时候行军,白天修整,怕日本飞机轰炸,广西出去打仗的战友还是有很多幸存者,打完仗还没有牺牲的就可以返乡。

我那时跳高跳远是强项,这两项比赛是第一名,然后得当教官,去教其他兵。当时48军和84军合成一军,然后削减人数了我才得回家。

然后北齐州南齐州(音)总走总走两三天,都不得睡觉,人都瘦完。就是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把枪竖起来靠在枪耙子上睡一会,很是辛苦,回家的时候很瘦。

我在打仗的时候没受伤,得去拉过伤员,缴过日本人几支枪,日本人当时都是空军和大炮,没见带行李,我们都是自己背行李,背着被子和行军水壶,规定要每人都装水,口渴的时候就拿出来喝几口。当时行军的时候,衣服都湿透了,脱出来一拧都出水来。

当时打仗都是第一排第二排,第一连第二连这样排队上战场,第一排打完了就轮到第二排上去打,第一排输了就到第二排上这样轮流上,担架排在后面,负责抬走受伤的同志。我参加过两次战斗,各师各团打完了,没有子弹了,就到特务营上了。特务营是守护后方,守卫军指挥部的,当时是子弹完了,就叫特务营去打仗,一排驳壳枪的都是跟着军长的,因为日本人投降后,驻地只有一排人守,上级领导下来视察时,原来的老军长就说带这个部队怎么连排长联保连人都不见一个,于是就把当时的军长降职了,84军和48军合成一军,张曾为(音)当军长了,然后那些官就剩多了,就再分了偏移队,我随后分到偏移队,然后才能回家来,我很高兴,因为可以回家娶媳妇了。

文革的时候,我家被抄,没被斗,老队长带人来抄走了国民党当兵的东西,都没收回了,到了打倒四人帮以后,东西都退回来了,就是金戒指说是弄丢了。那时候说你是国民党,然后都共产,东西都收了。

审核意见:口述凌乱,但确证点很多,部队番号正确,历史沿革勉强算符合史实,廖磊、张义纯、区寿年、张光玮等长官姓名清楚,部队转进路线准确,确认抗战老兵身份,向老兵致敬!